[全職/王黃]貓科男友

小害羞:

我偶而也是雷雷的系列(?)

說好的無料全文放出!黃少生日快樂!

喜歡你真的是一件讓人覺得很幸福的事情

貓科男友PARO

自動發布~>A</ 無料今天CWT還有一些喔

因為設定自動發布,都忘了宣傳王黃群了哈哈

歡迎大家來加入喔~大家都很好的~也可以跟我聊天>v<

**王黄群:389311429**

01

  黃少天是個貓科人類,這是他的秘密。

 

  不過其實黃少天從來沒想過自己是貓科人類,這種他只在教科書裡看過,聽說是一萬人之中大約三~五人的少數基因變異者,隔代遺傳之下潛在基因進化變異後導致人類的動物化,也就是回歸成原始物種的模樣。

 

  那太難懂了,所以他並不是那麼在意關於基因什麼的,一直以來他只覺得自己是有比起其他的人要來的敏感,但從沒想過那種萬中選一的事情會落在自己身上。

 

  黃少天覺醒的那年是他剛加入藍雨訓練營沒多久,他才剛和魏琛一起在榮耀裡合力搶了個BOSS,興奮的整張臉都通紅的、又叫又跳的扯著對方喊著魏老大、魏老大,那時的情景魏琛還記得非常清楚。

 

  那剛還扯著他的小孩突然頭頂就冒出了毛茸茸的耳朵、魏琛一開始還沒有反應過來,直到黃少天連尾巴也冒了出來,最後像變魔術一樣的變成了隻毛茸茸的貓仔陷在他自己的衣服裡,他看著黃少天坐在自己的衣服裡眨著眼睛,仰著臉看著自己一臉不可置信。

 

  「少天?」

 

  「魏老大...」

 

  還好還可以說話,魏琛和黃少天忍不住想著。

 

  揉了揉隱隱作痛的頭,魏琛看著變成隻黃色虎斑貓的黃少天將肉掌搭在自己的小腿上,無辜又慌張的看著自己,模樣是怎麼看怎麼可愛,但也讓他頭痛了起來,貓科人類他也是第一次碰到啊,他還沒養過貓呢!

 

  「...我這是要去醫院、還是去給巷口的獸醫看啊?」

 

  這問題問的太深沉,魏琛和黃少天一人一貓對看了一陣子才討論出來,應該先給黃少天的父母打電話詢問一下這情況。

 

  那回憶太過兵荒馬亂,堪稱黃少天最不願回想的黑歷史之一。

  從那天開始黃少天倒是學會了怎麼控制自己變身,只有在偶而過於放鬆(喻文州說他睡著時總是會不小心露出尾巴)或是太過亢奮的情況下才會失控的再度變成貓科。

 

  而他是個貓科人類這個秘密,除了父母和魏琛、以及從訓練營時就認識的喻文州外,他從未對任何人說過,黃少天原本想將這個秘密隱藏到他退役之後的。

 

  可是在藍雨奪冠的那年夏季,他與另一個人分享了他的秘密。

 

 

  黃少天匆忙的跑著,他覺得有些要來不及了,心臟的深處似乎開始發熱的,但他知道這並不是因為剛剛奪冠之後產生的興奮感,他黑色的短髮上還卡著幾片慶祝時被灑落的亮片,毛茸茸的耳朵似乎從頭頂冒了出來,抖啊抖的。

 

  他只是拼命的跑著,在轉角處的時候迅速的溜進了男生廁所。真是太糟糕了,黃少天想著,他現在已經完全的變身成為貓科,狼狽的用著自己變得柔軟的肉掌搭在馬桶的水箱上,幸好剛剛還來得及鎖門,他慶幸的想。

 

  耳邊似乎還聽的見心臟急速跳動的聲音,那是過度亢奮變身的後遺症,黃少天有些惱的同時卻又覺得有些無所謂,他還再奪冠的餘韻裡,覺得即使變成貓科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雖然他想要出去再和隊友們一同慶祝,也得等他心情平復後變回原本的樣子才行。

 

  啊、還有衣服還丟在外面呢。他低著頭舔了舔自己鋒利的爪子,想著剛剛幾乎是邊跑邊脫、隊服還散落在廁所的隔間外,這也不能怪他,畢竟黃少天可不想要變回人之後沒衣服穿,即使變成動物是裸體的狀態但他可是沒有裸奔的習慣的。

 

  咦!黃少天的耳朵動了動,敏感的捕捉到細小的腳步聲,他有些緊張的縮了縮身子,是誰特地跑到這麼偏僻的廁所啊,他有些恨恨的想要咬上對方一口。

 

  「...黃少天?」

 

  哇糟!黃少天差點就叫出聲來,對方的聲音他很熟悉、那不正是他的手下敗將(還熱騰騰的)王杰希嗎。情況還能不能更糟,他無聲的嘆了口氣,想著自己發出貓叫聲不知道能不能混過去。

 

  「我知道你在裡面。」王杰希撿起散落在一地狼狽的衣服,那上面還清楚的鏽著藍雨戰隊的隊徽呢。其實王杰希並不是出於巧合、而是特地來這間比較偏僻的廁所,他瞇著那雙大小眼,想著剛才在慶祝會上自己看見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你尾巴跑出來了。」

 

  「怎麼可能!王杰希你少唬我了。」

 

  那大型的貓科從上躍下的時候,王杰希有那麼一瞬間覺得心跳停止了。他看著眼前的動物有些從容舔了舔自己的鋒利的爪子,那雙黑色如寶石般的眼瞳直直的盯著自己,橘黃色毛皮上鮮明的斑紋在日光燈的照耀下仍然顯得非常美麗的。

 

  是他從未見過的,美麗。

 

  黃少天晃著尾巴,有些警戒的打量著王杰希,他其實對於王杰希是個怎樣的人還不是那麼深刻的了解,黃少天嘛、在職業圈裡有名的自來熟,任何人他都有自信可以搭上一兩句話,可他同時也是個知分寸的人,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底線是不同的,他知道王杰希看起來或許不像是外表那般冷冽,那瘋狂的魔術師打法或許來自眼前的人的本心,但如果要讓眼前的人共享自己的秘密,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他想。

 

  「王杰希你沒事來這麼偏僻的廁所幹嘛啊、跟蹤我啊?難道你暗戀我很久了、你喜歡我啊?哇、這訊息量有點大啊...」

 

  「黃少天。」王杰希伸出手來輕輕的碰了碰對方毛茸茸的耳朵,輕鬆的就打斷了黃少天說話,他好笑的看著眼前的大貓咪瞇起了那雙黑得發亮的眼睛。

 

  「你該不會想要一口吞了我吧?」

 

  哼、怎麼可能。黃少天被王杰希的說法給逗笑了,卻又有些故意的張開自己那帶著鋒利獠牙的嘴,可那忍不住又晃了晃的尾巴,完完全全的洩漏著他自己本身的心情。

 

  「我是貓科這件事情你可別說出去啊,不然我可是咬死你啊。」

 

  有點可愛啊,王杰希想。他好笑的看著黃少天對著自己裝模作樣的喵嗚了幾聲,忍不住笑出了聲音。

 

  「放心。還有,那是貓叫,你應該是老虎吧。」

 

  笑什麼啊、我又沒聽過老虎叫。黃少天不滿的咕噥著,他本來是沒有想要和任何人分享這個關於『自己』的秘密,可是這一瞬間他又覺得如果是眼前的人、如果這個人是王杰希的話就沒有關係,他這麼想的時候只覺得心底柔軟成一片,像隻被馴服的大貓一樣輕輕的蹭了蹭對方。

 

  那雙黑溜溜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盯著眼前的王杰希,他想、原來這個人這樣笑起來的時候,那雙大小眼可真好看啊。

 

 

02

 

  王杰希覺得自己其實一開始並沒有對黃少天留下什麼特別的印象,應該說、他對黃少天的印象和其他人並沒有什麼兩樣。

 

  是個話嘮,就喜歡比別人多說個那麼幾句;當然還有在職業選手圈中操作屬一屬二的、擅長把握機會的劍客(這些王杰希率領的微草戰隊可是吃足了苦頭)。

 

  可是也就是這樣了,和其他人並沒有什麼不同。

 

  王杰希還記得第一次打完比賽時,黃少天和自己握完手後抬起頭來看著自己,那也許只是他的習慣而已,但王杰希卻覺得那雙眼睛裡倒映著自己時,黑得發亮。

 

  銳利的像是野獸,既冰冷的同時卻又矛盾的柔軟著。

 

  「你的眼睛,真特別啊。」他聽見他說,那帶著一點南方的口音,有些有趣。

 

  黃少天笑著的時候會露出一邊的小虎牙來,那讓他看起來比實際的年齡又小了一些,王杰希忍不住有些想笑的,他只是無奈的看著自己身後的隊員被黃少天說的氣的跳腳,轉過頭來看著這個矮了自己快半顆頭、氣勢凌人的藍雨副隊長說著:

 

  「謝謝,這是天生的。」

 

  黃少天露出了有些奇怪的表情,那像是有些吃驚、高興混再一起,王杰希聽見他扯著自己的手指低聲的說著:

 

  「原來,你也不是那麼無聊嘛。」

 

  也許就是因為這樣吧,王杰希和黃少天開始偶而會在群組裡一搭一搭的聊著,而他發現當自己越去探究黃少天這個人,就越覺得對方有趣;黃少天的打法很有意思,是王杰希很喜歡的,那是一種極大的反差感,當你上一秒還覺得對方吵吵鬧鬧的時候、下一秒他卻又安安靜靜的在你的背後給你送上一劍。

 

  和自己有些相似、卻又有著決定性的不同。

 

  王杰希一直覺得,與其說黃少天像隻活潑的狗、倒不如說他是隻貓,平時喵嗚喵嗚的吵著,卻又可以在暗巷裡伸出鋒利的爪子。

 

  他還記得自己在群裡發出這樣的感嘆時,大家拼命瘋狂的刷新認知和吐嘲時,當事人的黃少天卻難得的沒有出來湊熱鬧。

 

  而原因,當那變成老虎的黃少天從上躍下,幾乎快要撲上自己的時候,王杰希覺得自己看人還真的是挺準的,原來真得隻美麗的野獸啊,他想。

 

  那隻大貓像是對自己充滿戒心的,王杰希還記得黃少天舔著爪子的模樣,但卻又親暱的蹭了蹭自己,他注視著那雙黑溜溜的眼睛,只覺得自己從未和黃少天那般親近過。

 

  他感覺他們確實在那天產生了一些變化,有些不可思議。

  王杰希原本還想著,也許這只是因為突然接觸到日常生活之外的變化產生的後遺症,但這後遺症的作用力實在有些強的,讓他們兩個不知怎麼的就給扯在一塊了。

 

  於是當他看著那隻身來到B市的黃少天(在大熱天裡除了帶著偽裝用棒球帽外、還另外帶了副遮著半張臉的大墨鏡)是有些驚訝的,也許自己的吃驚樣子真的有些呆愣吧,王杰希想著,因為他看見黃少天再看見自己時,笑了起來。

 

  在那副大墨鏡底下的眼鏡肯定是笑瞇了起來,彎成了個美麗的形狀。於是他忍不住伸手摘下對方的眼鏡,聽著黃少天瞬間在自己耳邊大呼小叫的。

 

  「哇、哇!王杰希你幹嘛啊、別摘我的偽裝啊!」

 

  那雙眼睛在陽光下顯得有些偏褐、晶晶亮亮的,王杰希忍不住笑了起來替黃少天將球帽拉得更低些,說著:

 

  「用帽子遮就好了,你太誇張了。」

 

  哪會啊,我粉絲這麼多怎麼能不小心點呢。黃少天小聲的碎念著,卻還是任由王杰希替自己調整好球帽的位置,那修長、好看的指尖有些冰冷,讓被碰到耳朵的黃少天下意識的縮了一下。

 

  像是被嚇到的貓。王杰希想著,如果這時對方露出尾巴那肯定是豎著。

 

  「你來B市要...」

 

  「我來給你過生日啊、大眼兒你不會拒絕我吧!」

 

  王杰希看著黃少天抬起臉來看著自己,那語速快又清晰的,但王杰希不知怎麼的就是直覺的認為對方有些緊張的,他好笑看著黃少天在叫自己大眼之後立刻掩住嘴巴的樣子,多大人呢還像個小孩般鬧騰。

 

  明明他的生日已經過了,對方也在視訊裡給自己唱了首生日快樂歌,但王杰希卻知道不去破壞這種黃少天特別的浪漫,怎麼說呢、他覺得自己是很喜歡的,這樣的黃少天。

 

  「順便也給你自己過生日?」王杰希還記得黃少天可是八月出生的獅子座呢。

 

  黃少天那張臉頓時就亮了起來,黑褐色的眼睛亮晶晶的,王杰希彷彿看見那條斑紋漂亮的尾巴搖來搖去的。

 

  真可愛。

 

 

  黃少天是打定這個夏休都要窩在王杰希這的,他的行李箱只比他的人還要慢一些就給快遞送到了王杰希的家裡,王杰希瞇著大小眼一邊簽收時,只覺得黃少天這種小小的心機有時也是挺可愛的,但他還是故意看了一眼那坐在一旁假裝乖巧的黃少天。

 

  但怎麼樣都不討厭就是了。

 

  王杰希有察覺黃少天喜歡和自己在一起時變成貓科,他才剛從廚房出來就看見那因為吹著冷氣整個人舒服的攤在沙發上的大型貓科,頸子邊還掛著他剛才拿給黃少天進浴室沖涼用的毛巾,而他拿給黃少天的睡衣被整齊的放在一旁。

 

  真放鬆啊,他想著,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大老虎那有些圓潤的耳朵,他看著那雙毛茸茸的耳朵隨著自己的碰觸一顫、一顫的,非常敏感的。

 

  「黃少天。」王杰希輕輕的撫摸著老虎的鬍鬚,看著那大貓像是覺得很舒服般的輕輕的翻著身子,長長的尾巴還輕輕的纏上他的手臂。

 

  「你家的沙發真舒服啊大眼兒,哈哈。」黃少天眨著眼睛,有些慌張的弓著身子,本來他只是想維持一下動物的樣子的,但實在是太舒服了,空氣中有一種很好聞的氣味,那讓他忍不住有些想睡的。

 

  王杰希看著那隻大老虎有些無辜的偏著頭,忍不住笑了起來,他想這真的是一種很奇怪的情緒,他已經記不得這是他第幾次覺得黃少天很可愛了,他低著頭吻了吻黃少天那眉心紋路,他知道自己已經不能將這種情緒當成與日常不同的違和感,這份心情是黃少天先察覺的。

 

  是他追上來和自己討的。

  

  與老虎親吻的感覺是什麼呢?王杰希撫摸著黃少天身上的紋路,看著大老虎那雙黑的發亮的眼睛裡只倒映著自己的模樣,神情專注而美麗的。

 

  他看著黃少天將那柔軟的肉掌搭在自己的肩上,親暱的用著濕潤的鼻尖蹭著自己舔了,那在自己耳邊輕聲叨絮的聲音聽起來是那麼鮮明的、那麼好聽的,他說著:

 

  王杰希,你喜歡我。

 

  那聲音裡有藏不住的開心,讓王杰希忍不住笑出了聲音,喜歡啊、怎麼不喜歡呢,變成老虎的黃少天只是睜著他那黑色的眼瞳,看著王杰希笑瞇了眼睛,啊、那大小眼又變成了很好看的狀態了,他樂呵呵的想著。

 

  就說你喜歡我啊。

 

 

 

 

 

  黃少天哼著歌,一邊甩著過長的袖子一邊樂呵呵的就要往床上爬,一旁的王杰希只是無奈的看著自己替對方的捲到剛好長度的衣袖又被這樣給甩了開來。

 

  「黃少天。」他有些無奈的喊著對方的名字,看著那轉過頭來看著自己的黃少天又蹦到自己的身前掂著腳尖的往自己的嘴巴親了一口,柔柔軟軟的,還帶著那跟自己一樣的牙膏味。

 

  「晚安啊,大眼兒。」黃少天故作鎮定鑽回棉被裡,他每次親吻都覺得肯定是因為這樣柔軟,才讓自己每次都會覺得心裡頭有個地方也跟著越來越柔軟了起來。

 

  酸酸的、捏起來發疼,可想到對方時又常常覺得甜的柔軟了起來。

 

  王杰希只是看著黃少天那因為緊張而冒出來的毛絨絨的耳朵和尾巴,那耳尖都因為害羞而變得有些淡淡的粉色,他想他肯定是對於黃少天沒辦法的,總是想由著他,他低聲的笑了起來,低著頭輕輕的親吻著這屬於自己的美麗野獸。

 

  晚安,還有、生日快樂。


评论
热度(104)

© 發發_發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