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张][ABO]不可说 00-04(慎!入!!)

皇飞雪+飞雪连天。:

郁卒中,其他坑先停,我需要生活治愈我。

献给AD太太,赐我好运吧!阿门!

弃疗治愈,所以,是个……逗比。

这个逗比竟然还是个ABO。(只有皮相,其他全是私设……

慎入说一万次……?


内容简介:

韩A张O

韩张宋三口之家请忘记年龄

14岁妈妈重口虐心慎入(够

未成年那啥,生子,看清楚再入啊……

因为实在太丧病了,就只在这里发发了……


卧槽你们怎么还不快跑啊?!



韩张ABO《不可说》

“霸图专业拆迁”几个霸气的黑体字招牌下面,站着个穿得一丝不苟的年轻人。

如果不是藏在眼镜片底下的面庞和皮肤透出稚嫩,他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显得更成熟一些,袖扣和风扣都卡在适宜的位置,恰到好处地衬托着笔挺的身材。再度确认了一下路标和地址并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后,他谨慎地将手伸向内袋,掏出了……一张小卡片。

张新杰在料峭的寒风里翻看着自己的身份证。越过性别一栏的男Omega那行,向下到出生年月日的地方,再三确认似的,反复地默念了三遍。

没错,今天,他终于年满十八周岁了,他可以履行完全的民事责任,也可以要求相应的权利了。

有一个从未说出口的秘密,这么多年他也从未寻求过救济。

但如今,是该让某个人承担责任的时候了。

他理理已经不能更齐整的衣襟,抬头挺胸昂首阔步,在重型挖掘机与液压墙锯机的夹道欢迎下,踏入了霸图拆迁公司那土豪金色的大门。


01

年少轻狂,容易犯错。

换句话说,叫毛没长全,屁都不懂。

张新杰以为这样的失误在他的人生规划里出现的可能性已经几乎为零。他从小就被说早熟早慧,三岁秒孔融七岁秒司马光,城东头算命先生大小眼一瞪俩指一掐三岁看老:文武双全温良恭俭让,给出的评价那叫一个高,恨不得说他是居家旅行杀人放火的必备良药。

父母很放心,把他留家里,双双驻外去了。

可万万没想到。

那方面,也,早熟。

也许是社会发展太快,也许是面疙瘩里激素太多,也许都是地沟油的错。

个条窜得高,人被拉得瘦长瘦长的也就罢了;学校里正常的性别分班从15岁开始,他却14岁就迎来了人生的第一次发情期,在压根不知道自己是O的情况下。

一来就如洪水猛兽。

还好至少知道O的基本属性常识,但是,咳,在理论鞭长莫及的地方,有个东西叫本能。

味儿重得天赋异禀,简直敲锣打鼓喊来来来A们看过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他往没人的拆迁废墟里躲。可膝弯发软脚底打滑,蒙着头走没几步撞到人。

A的味道猛地裹过来,空气里都冒着火星子,世界变了另一种颜色;接着天旋地转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清醒时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过了,就看那个A冷这个脸看他,脸黑得跟黑社会似的,好像自己欠了他几百万。

也难怪,对他来说也是一场飞来横祸,小张新杰那时还忒理智地想,成年人的我也不会愿意在工地上跟陌生人发生关系,还有可能背上性骚扰未成年人的罪名。

那人脸色很不好,声音很不友善,替他胡乱扯上裤子,冷着脸瞪他一眼:

在这等我。

然后人就急匆匆走了。

小张新杰思考了一下,他觉得照对方这个架势自己凶多吉少,再说彼此也都是无心之举,而不得不说这个A令他本能感到害怕。抬手腕看了看表,也到了必须要回家的时间。

不见那人回来,他拎上书包赶着时间走了。也是年轻身体好,刚才头晕脑胀举步维艰都没有了,神清气爽。脚下却越走越快,最后简直要跑起来。

回到家晚了五分钟,一反常态早早就睡了,黑暗中心跳砰咚砰咚,敲得跟擂鼓似的,浑身蜷成一团,才发现什么也做不了,连一动一根手指都恐惧得不行。

表面上他与平日里毫无二致,上学没有迟到,成绩没有下滑。

暗地里想都不敢回想一下,强迫回想的时候,浑身都止不住地打颤。

只要课堂上提到性别分配,为了遏制恐惧,他把指节捏得发白。

可这都不算完。

直到按下那一串数字时手指抖得按歪了几次,仿佛从世界的另一端听见自己机械的声音,他才明白自己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

“是Omega人权互助协会吗?我是一名14岁的Omega,向你们寻求救助。”

“是的,我很清醒。我想说的是,我可能出现了妊娠反应。”

“我不能确定……但是,不排除……有怀孕的可能性。”


02

“找韩队啊?姓张?等下啊你坐会儿吧我去叫他。”

小工头打量了张新杰几眼,估计觉得这样的应该不像是来闹事的,往窗下头一指,“就在那儿呢,你等着啊。”

张新杰站在窗口看那人身影,推了推眼镜。其实姓什么都无所谓,当年的自己也没有这副眼镜。现在即使这么看着他,记忆也不是很清晰。

可当本人站在跟前,往张新杰脸上一看,整个人瞬间黑下来了,一股A的气味隔那么远还往脑门顶上冲。好吧,还真是他,没跑了。张新杰叹了口气。

旁边人一看这架势,得,不是钉子户就是要债的啊,斯斯文文的战斗力这么强?各自抄家伙打算上了,就看他们韩队长一把掐过那人手腕,说了一个字:“走。”

也没扯多远。

“韩先生请你放手,我自己会走。”

韩文清转了个脸看他,皱着眉凶神恶煞地打量:“不会又跑了?”

张新杰喘匀了气,挺直身子,目光毫不避让地迎上去:“看来你还记得我,那就好说了。”

韩文清:“为了那事?”

张新杰点点头,他伸出一只手。

韩文清下意识掏了钱包出来交给他,才觉得哪不对。

平常只有人交钱包给他,哪有他交给别人的。

张新杰打开钱包,把他身份证抽出来,看了一遍,又念了一声:

“韩文清。”

鲜红的舌尖在淡色的唇底卷着,若隐若现。


03

你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吗?

不知道。

你还记得对方的长相吗?

不记得。

你是不愿意配合我们的工作吗?

不是。

医生叹了口气,你是不是对Omega身份有抵触情绪?

……应该,不是。

那么,是不是对Alpha有恐惧厌恶的情绪?

……现在,是。

你已经怀孕两个月了知道吗?

……十分钟前的检查中确认了。

你父母呢?

在国外。

监护人?

老师已经联络了。

你的发情期过早,案例很特殊……依据未成年Omega保护法,同时也为了你的身体着想,我们不建议流产。

张新杰抬起头,修剪整齐的头发排在耳朵两边,眼神里是不属于这个年龄的平静。

是的,我也不打算。

倒换医生惊讶了。

但是考虑到孩子父亲的情况、你的年龄及出现的应激性Alpha性厌恶症状……你不具备抚养权。在你成年之前,你的孩子都将由Omega人权组织代为抚养。


04

两人换了个隐蔽点的地方坐着。

韩文清看着眼前的O,感觉有点奇怪。按道理说迟了四年的见面,就算不说有多感动吧也能寒暄两句,要说是来算账的又不像。他对这个O可以说耿耿于怀,因为天底下敢放他鸽子的人并不多,能用O的味儿就冲昏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的人更不多,更何况是在他替这个O辛苦买避孕药回来的路上,结果人跑个没影,连姓名都没留下。

那药没了用武之地,也给不了别人,就放在那;结果那味儿也仿佛跟着留下来了散不去,后来韩文清觉得每每闻到O的味儿都能想起他来,他凭着记忆去附近找,也找不到。因为那时候张新杰长得瘦,长手长脚的,怎么看也像是十五六了,又是发情期,怎么能往还没划性别的年纪去想。再后来,张新杰就跟大熊猫似的送到协会里去了,生完孩子又被隔离跳级去了O的专门学校就读。隔了十万八千里,想来个偶遇也不可能。

现在他找了四年的人就在跟前,一脸平静地把钱包推回去:

“我不是来找你要钱的。”

一个O来找A,那还能是什么,再续前缘呗。

“也不是你想的那样。”

张新杰就跟有读心术似的推推眼镜。

“我现在确诊患有Alpha性厌恶症,Ⅲ度。所以对你没有需求,更并不是来进行标记的。”

他淡定地继续这个话题:

“我有个孩子,在Omega人权协会里寄养了三年多,现在需要获得监护人权,”他微而恳切地低头,乌黑而齐整的发尾后头裸出一截雪白的脖颈,“所以请求你协助。”

韩文清哦了一声,突然顿住——

“孩子是……我的?”

张新杰重新坐直了身子,又惯性地推了推眼镜,抹过一片高光。

“遗传学上,是的。”


---

T了个BC

评论
热度(1111)

© 發發_發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