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修】若我們回到初始

╟彼岸╪滄海╢:

◎全職高手衍生

◎傘修,試寫中OOC可能有(?)

◎前半與《榮耀過後》那篇相同,本篇算是更名後的完整版。

◎無料本已索取完畢所以全文在此公開←







  當雙方隊伍的角色只剩下君莫笑以0.7%的血量還站著未倒下的時候,場上突然呈現整齊劃一的靜默。

  「…興欣……是興欣贏了!」

  隨著負責解說的潘林率先回過神的一句話,歡呼吼叫聲瞬間震撼著全場,聲勢之浩大,彷彿引爆了炸彈。

  當然,也伴隨著輸掉比賽的輪迴戰隊粉絲們的一陣悲傷,許多的妹子還互相緊緊抱著痛哭了起來。

  最後以如此些微的差距分出勝負,雙方的支持者,贏的那方當然是狂喜興奮的歡呼,輸的那方雖然抱頭痛哭,但除了惋惜難過之外,就只有鼓勵與心疼。

  這是一場精采絕倫的比賽,在場的所有人沒有一個不認同這點,如雷響般的掌聲持續了數分鐘都沒有停歇。

 

  以網吧起家,從挑戰賽一路闖進季後賽,最後甚至贏得了決賽、成為第十賽季冠軍的興欣,為葉修於榮耀的傳奇頁章中再添上難以超越的紀錄。

  嘉世的三連冠時期,普遍被認定為是他榮耀生涯裡的巔峰,但以眼下的聲勢來看……這才是登峰造極。

  聯盟賽事擁有十年歷史,葉修同樣寫下十年輝煌,今年還更甚以往──這讓總算可以在冠軍記者會上採訪到葉修的記者們,無不興奮地準備著,大有要把前幾年的份給一次補回來的氣勢。

  但很遺憾的,出席記者會上的興欣戰隊,一字排開,所有人都齊了──唯獨隊長除外。

 

  「葉神他上哪兒去了呢?」

  「是啊!是不是待會兒就出現?」

  「等了這麼多年,今年可別再躲了吧葉神大大!」

 

  記者抱持著興許他只是去上個廁所或是抽根菸什麼的待會就出現的正面積極想法,你一言我一句的爭相發言。

  台上的興欣隊員們齊齊望向隊伍中的亮點之一、榮耀圈的首席美女,記者們也因此將注意力移到她的身上。

  只見蘇沐橙露出甜美的笑容,開口說出他們最不想聽到的答案,「葉修他有事先離開,連獎盃也一起帶走了。」

 

  「什麼???!!!」

  「不是吧都什麼時候了還跑?!」

  「大神你怎麼可以又這樣對我們──??!!」

  「葉神大大回來吧──!!!」

 

  哀嚎聲此起彼落地響起,悲鳴到剛出爐的冠軍隊隊員紛紛忍不住為他們掬上一把同情的淚水。

  鬧哄哄的幾分鐘過去後,魏琛非常臉不紅氣不爽的佔了以往是隊長的發言位置,方銳也跟著坐在旁邊,兩人一搭一唱的吆喝著記者會快點開始啊哥現在一分鐘幾十萬上下再拖下去可要收費等此類發言。

  在興欣兩大的猥瑣靈魂人物成功的轉移注意之下,記者會最終還是開始了。

 

  即使看似一切已經回歸正常軌道,記者們的心裡還是有個未解的謎題。

  他們不禁想著──葉修再度放了眾人鴿子後,到底去了哪裡?

 

  究竟,葉修如今人在哪裡?

  說出來肯定沒什麼人會相信。

 

  正準備起飛、目的地是H市的飛機上,葉修很低調的坐在其中一個位置。

 

  ■

 

  深夜裡的墓地,悄然無聲,通常給人一種陰森悚然的感覺。

  但站在這兒的葉修,被路燈昏黃的光線所壟罩,身影卻顯得更加的孤寂。

 

  「贏了呢。」

 

  一句語氣淡淡的簡單話語,背後卻是千愁萬緒的複雜,還有整整十年的想念。

  葉修將代表冠軍的獎盃,放在那灰白色的墓碑上,然後為自己點了菸。

 

  白煙裊裊升起,彷彿也勾勒出深藏在腦海中那些許許多多的往事。

  從十五歲時偷了葉秋的行李離家出走,到遇見蘇家兄妹,接下來三人一起相依為命、盡情在遊戲裡揮灑著夢想與理念,後來認識了陶軒、約定簽約組隊參與首屆的榮耀聯盟賽事。

  快樂的、興奮的、熱血的、痛快的……許許多多的年少往事。

  當然還有,在許多個寧靜的夜晚,偶爾閉上眼都會想起的畫面──趕到醫院時,蒼白的布幔底下蓋著同樣蒼白的面容,以及那再也感受不到的呼吸心跳。

  而那個人,現在就躺在眼前的墓地裡,與他和蘇沐橙的思念相伴下長眠。

 

  葉修叼著菸,突然心裡有一股腦兒的碎念湧上嘴邊,他也不管會不會吵死人這個問題,非常隨心所欲的開口了。

  「君莫笑贏了,千機傘成功了,第十賽季的冠軍是我們興欣的,吶、獎盃在那邊你看到沒有?跟之前的那三次可不一樣,是君莫笑和千機傘帶隊贏回來的。」

  「這回,可是我們一起拿的冠軍。」

  「所有腦力活和體力活哥全部包了,就你還躺得這麼舒服,看哥辛苦成這樣你過不過意得去啊?」

  「……混蛋,哥真是上輩子欠你的。」

 

  將剩一小截的菸給捻熄後,葉修將手擱在冰涼的墓碑上,手指摩娑著擺在上頭的獎盃,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又緩緩道:「……如果,你還在就好了。」

 

 

  興欣的其他人都還在S市,所以葉修回到小區時,房子裡還是只有他一個人。

  他將獎盃擱在窗戶旁的櫃子上、即使躺在床上視線也能瞄到的地方。

 

  如今冠軍拿到了,離家出走的生涯,好像、真的該結束了?

  ……葉秋那小子肯定很高興,嘖嘖,真不想讓他如願。

 

  他留在榮耀,是為了一個人。

  要說榮耀十年,一眨眼也就這麼過去了。

  若真要回想起來,總覺得身邊還是少了點什麼。

 

  葉修閉上眼睛,再也不看那獎盃。

 

  『……如果,你還在就好了。』

 

  ■

 

  「……修……葉修!」

 

  從深層的熟睡中被挖起來,葉修心裡只有種想問候對方祖宗的衝動。

  這一大早的叫魂啊!比賽才剛結束哥需要好好休息才能思考人生的下一階段,這些人沒事這麼早回來幹嘛?

 

  「葉修,你起床沒?跟陶軒說好今天要簽約的,睡過頭可就難看囉!」

 

  ……陶軒?簽約?還有、這聲音……?!

 

  睽違多年的熟悉,讓葉修猛然睜開眼睛,卻看不到昨晚睡前他擱在櫃子上的獎盃。

  正確來說,他身處的地方根本不是和老魏一起住的那間房,而是在久遠的記憶中、那三人合住的簡陋租屋。

 

  正好走到門口的青年,對他溫和一笑,道:「唷,醒了好歹也應個聲嘛!」

  他站的位置正好是陽光從窗戶透進來的地方,金燦的光映照在那張充滿笑意的面容,耀眼的彷彿讓葉修睜不開眼。

 

  「蘇……沐秋?」

 

  「你睡傻啦?嗬嗬,早飯準備好了,快出來吃吧!」少年笑嘻嘻的揮揮手,就轉身走了。

 

  到底過去的這幾年經歷全是他的夢境,還是應驗了電視劇演的哥只不過睡了一覺就穿了?

  但這些對現在的葉修而言,都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你真的,還在。」

 

  愣了好一會兒,他將臉埋在自己的雙手裡。

  雖然腦袋一團混亂,那嘴角卻是彎了明顯的弧度。

 

  ■

 

  「哥哥,你有沒有覺得阿修怪怪的?」紮著雙馬尾的少女,揪著兄長的衣服,小小聲的問。

  「有啊有啊,早上起來就一直傻笑,原本約好要去簽約突然說要再等兩天,他的身分證件還沒拿到……奇怪,他那天不是才回家去拿的?」青年摸了摸寶貝妹妹的腦袋,很配合的、跟著放低音量回應。

  「我知道,笨蛋阿修他拿錯了!」少女得意洋洋的舉手。

  「喂喂,誰是笨蛋啊?我說你們要暗地裡偷偷講人家壞話也小聲一點。」葉修叼著還未點起菸,滿臉無奈的看著兄妹倆。

  「你又想偷抽菸了!」少女瞪著眼,直接過去伸手將他的菸給搶走。

  「我就抽一根……這誰家妹妹管一下好嗎?」葉修不滿地抱怨著。

  「小橙是為了你好。」蘇沐秋完全沒有要理會他的意思,反而又摸了一下妹妹的腦袋,說她好懂事。

  「我去,你這極品妹控……」葉修嘀咕著。

  「總比某位離家出走、偷跑回家還拿錯證件的某人好?」蘇沐秋面帶微笑、語氣淡淡的回了一句。

  「就說哥趕時間才拿錯的,明天我再回去一趟。」葉修望天。

  「反正你和你弟弟長得一模一樣,先用他的應該也無所謂吧?」蘇沐秋覺得這問題倒也沒什麼好糾結的。

  「這可有所謂,哥可是要拿冠軍的,獎盃上刻的名字怎麼可以白白便宜了我那笨蛋弟弟。」

  「跑回家還拿錯證件的人才是大笨蛋。」蘇沐橙在一旁朝他做著鬼臉。

  「……妳今晚沒有作業要寫了?」葉修無奈問。

  明明昨天還在比賽場上和已然成熟穩練的蘇沐橙並肩作戰,才隔這麼一晚、睡這麼一覺,他實在不太習慣一下子戰友一下年輕個十來歲、變回眼前這名正值青春活潑的少女。

  當真無法直視。

  「要啊,寫完了。」蘇沐橙笑嘻嘻的說著。

  「好啦,你後天不是有寫字作業要交?先去做吧!」後來還是蘇沐秋良心發現的幫腔,才讓根本是節節敗退的葉修稍微喘了一口氣。

  「到底怎麼了?總覺得你今天真的怪怪的。」蘇沐秋真心覺得這傢伙確實很不對勁,好像有什麼心事。

  「沒什麼、就做了個很長的夢……」話語未竟,但葉修卻沒有說下去的打算。

  「喔?什麼樣的夢讓你患得患失成這樣?」蘇沐秋帶著幾分調侃的語氣追問著。

  葉修看了他一眼,好半晌之後還是說了,「簡單的說,就是哥帶領嘉世連拿三連冠的夢。」

  「吹吧你!」蘇沐秋拍了下他的肩膀,嗬嗬地笑了起來,「如果真是這樣,那隊伍必須要有我才可以。」

  「……說好了,可要一起拿冠軍的。」葉修淡淡地說著,看向一旁的眼光有些複雜,不過他身邊的人並沒有注意到。

  蘇沐秋伸出手、握成拳頭,和他的碰在一起,道:「說好了,一起拿冠軍。」

 

  ──如果你還在,榮耀的未來……不是不能改。

 

  接下來,便是嘉世王朝的傳奇開始。

  雖然,這一次副隊長不再是吳雪峰,但稱王的氣勢卻只有更加難以阻擋。

 

  榮耀聯賽第一賽季,冠軍──嘉世。

  隊長:葉修/一葉之秋(戰鬥法師)

  副隊長:蘇沐秋/沐雨橙風(槍炮師)

 

  榮耀聯賽第二賽季,冠軍──嘉世。

  隊長:葉修/一葉之秋(戰鬥法師)

  副隊長:蘇沐秋/沐雨橙風(槍炮師)

 

  榮耀聯賽第三賽季,冠軍──嘉世。

  隊長:葉修/一葉之秋(戰鬥法師)

  副隊長:蘇沐秋/沐雨橙風(槍炮師)

 

  雖然嘉世三連冠的紀錄,即使重來一次、依舊在第四次被霸圖中斷。

  而這一次的原因,卻是季後賽開始前,隊長葉修出了車禍,雖然傷勢稱不上過於嚴重,但後面的比賽等於是報銷了。

  至於為何會發生車禍?據知情人士指出,是為了將差點被車撞的蘇沐秋給拉開,沒想到自己卻挨了撞。

 

  「原來你每次跟我上街都緊張兮兮的,就這麼怕我出車禍?」蘇沐秋一邊手巧的將蘋果削成兔子狀,一邊和病床上的人說話。

  「當然,哥可是料事如神。」躺在床上的葉修,堂而皇之地享受身為一個傷患應該受到的照顧。

  「別逗了,你以為我沒有看到嗎?那個時候,你的臉色說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活像快被撞的是你而不是我。」蘇沐秋那溫和的笑意裡帶了幾分嚴肅正經,「跟你曾經夢到的未來有關?是不是?」

  「嗬嗬,洩漏天機這等事哥可是不會說的。」葉修笑了兩聲,顯然不是很想繼續這個話題。

  當時,他不確定自己究竟是重新來過、還是只是黃粱一夢,在某個偶然的機會下,他簡單的跟蘇沐秋提到了那個非常鮮明的榮耀十年,但也只是以夢境草草帶過。

  這人車禍英年早逝的事情,他也隻字未提,不過若蘇沐秋自己猜得到的話,那也不是讓人意外的事,畢竟他雖然說得很零散、很簡單,破綻還是太多了,這些點就足以串起一個最有可能的猜測。

  蘇沐秋叉起一塊兔子蘋果,送到了葉修的嘴邊,帶著溫柔的笑意道:「不管那個夢境的結局是什麼,我都會在這裡。」

  「當然,」葉修微微瞇起眼,很不客氣的接受他的服務,並且語氣淡然的回應:「如果你食言,就等著被哥笑一輩子還有被沐橙討厭一輩子。」

  「那可不行。」蘇沐秋義正辭嚴地說完,卻也笑了起來。

  「阿修你今天好點了嗎?」正在念大學的蘇沐橙在此時開門走了進來,已經亭亭玉立的她帶著與蘇沐秋有幾分相似、但更加吸引目光的耀眼笑容,「你們在說什麼這麼開心?」

  「沒什麼。」就算寶貝妹妹已經長大了,蘇沐秋還是很習慣伸手揉著她的頭頂。

  「唷,沐橙下課啦?今天收到幾個愛慕者的表白?你哥哥說敢追求他妹子的人必須先來挨他一記衛星射線。」

  「你再瞎說,我就將你偷偷把藥倒了的事說出來。」

  「臥槽你還真的說了!蘇沐秋你素質呢!!」

  「阿修,你這樣不行,再不乖乖吃藥小心我請醫生幫你打針。」

  「你還真的當哥是小孩子啊……」

  「嗬嗬。」

 

  在那之後,榮耀聯賽第五賽季、第六賽季……接連又讓嘉世封王。

  將一葉之秋、沐雨橙風推上了榮耀的頂峰,創下往後十數年無人能超越的紀錄。

 

  ──若回到初始,榮耀的傳說……將屬於我們。

 

 


                   Fin.


评论
热度(72)
  1. 發發_發哥╟彼岸╪滄海╢ 转载了此文字

© 發發_發哥 | Powered by LOFTER